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家财务管理
2020-07-08 10:49 作者:宣传处 浏览次数:
东森游戏资讯:

国家的金融活动是依照法律规定进行的,以满足社会上大多数人对金融活动的需求。这是依法进行财务管理的最基本含义,但不是依法进行财务管理的全部含义。从实施和依法实施财务管理的范围来看,主体包括财政立法,执法和法律公正三个方面,而不是通常对执法的理解(具体的财政收支行为)。在依法实施财务管理的条件下,财务权力来自法律适用的权威和垄断,来自法律支持下公共权力的合理使用。依法进行财务管理是制度建设的问题,需要随着改革实践的逐步推进和完善。

依法进行关键字管理;内部寻求;制度环境;系统建设

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家财务管理

从直觉上可以理解,依法进行理财是国家的金融活动必须限制在法律范围之内,并且不能超过法律规定而自由运用公共权力从事金融活动。国家的财政活动是依照法律规定进行的,可以满足社会上大多数金融活动的需要。这是依法进行财务管理的最基本含义,但不是依法进行财务管理的全部含义。由于财政活动的特殊性,即既是政治上层建筑,又不按照市场的意愿和规则行事,属于经济基础类别的活动,是社会产品的一种分配。因此,财政分配活动必须反映上层建筑作为一项活动的要求,也必须反映出市场法作为经济分配活动的特征和要求。

一,依法进行财务管理的原因

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中,国家通常高于社会,这反映在国家的许多特权和国家在社会生活中的主导地位上,但是为什么国家在金融活动中接受法律并可能受到法律制裁吗?

(1)合法性的内在性

所谓合法性是指在特定时期和特定条件下遵守正义和正义。国家的合法性是国家存在的最大和最高原因。它通常与社会正义和社会公理相关联。这也是公众测试并接受其状态存在的最根本措施。从根本上说,国家的所有活动都是为了维护其合法性而进行的。由于判断国家是否具有合法性的决定权掌握在公众手中,而不是国家手中,因此,这决定了国家的所有活动都有利于公众利益。这种外部胁迫已经成为国家承担大部分公共责任的内部要求,并且为国家不断提高工作效率甚至实施某些强制性的制度变革提供了最佳的诠释。

同样,作为金融活动的主体,国家在从事相关金融活动时也必须考虑金融活动的合法性-依法进行金融管理。因为立法机关颁布和颁布的法律首先保证了公众利益不受侵犯,所以在财政分配过程中,公众的合法财产不受公共权力的非法侵害,这是公共权力的基本规范。依法管理资金。其次,国家还保护公众的合法财产不受其他社会组织或个人的破坏。因此,国家本身必须依法行事。第三,财政分配活动直接关系到国家与社会之间的物质利益。细分与公众利益相关,它对合法性的影响尤其直接和明显。

就公众而言,他们对财政分配活动也有许多期望和要求。最根本的是,他们希望国家的金融活动能够依法行事并体现自己的意愿。为此,公众也有各种判断标准,例如国家机构的效率和办公条件,公共物品的质量和数量等等。但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和不足,由于“搭便车”心理的影响,由于不同主体之间的监督权和监督机会的分布不同,并且监督成本巨大,公众很难做到。国家的财政行为受到许多方面的监督。但是,他们进行监督最方便,最必要的是财政收支行为,尤其是财政收支行为。因为财政收入和支出与他们的利益直接相关,所以它们对此非常敏感,并且也成为他们测试国家的合法性。最好,最直接的工具。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为了争取其合法性的持久性,国家必须依法进行财务管理。

(2)市场经济的发展与社会民主的成熟

随着市场范围的不断扩大和市场关系的不断扩大,大量的市场参与者从参与自由市场交流中获得了巨大利益。他们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对社会活动和政治活动的影响也在增加。大。这些市场参与者也已成为维护市场机构和市场机制的骨干力量,它们拥有的强大经济力量为此提供了可靠的物质基础。同时,平等和自由的市场交换唤起了他们的民主,平等和自由意识形态。经济可能性和政治意识的变化促使新兴市场力量最终通过妥协或斗争将国家的最高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并通过建立自己的代表机构议会来实施对国家的控制。这种控制是通过控制国家的立法权来实现的,也就是说,议会颁布的法律对整个国家都有效,因此国家的行为反映了大多数公众的意愿。这些市场力量进行的最初活动(甚至是斗争)是对国家财政权力的基本控制,它服从并服务于市场经济的发展。结果符合市场和公众的利益。财政权掌握在议会手中,并建立了相应的财政和政治程序,以在法律框架内设定国家的财政活动。欧洲和美国等资产阶级国家可能已经经历了这种方式。

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家财务管理

(3)财政拨款的特殊性

与其他分配方式和分配系统不同,财政分配基本上遵循非市场的特征,即权利和义务的不对称性。另外,财政收支过程是两个相对独立的过程,没有必然的对应关系。所谓财政分配不对称,是指从收入过程的角度看,单方面转移价值。可以看出,社会产品的价值是单方面从市场实体(企业和个人)转移到政府的,政府不需要获取收入。向市场参与者支付任何赔偿。从支出过程的角度来看,除了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之外,财政分配还实现了社会公平和社会正义。主要目的是通过转移支付来帮助弱势群体。这是金融非市场特征最集中的表现,即负纳税人和受益人经常不一致,并且社会主体在财政分配活动中的权利和义务是不对称的。同时,财政收入过程和支出过程之间没有直接对应关系。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过程。这种独立性体现在收入和支出的时间和数量上的差异以及某些标准和机制上。

由于财政分配的特殊性,财务风险增加了。这种不断增加的风险来自多个方面。在收入过程中,由于价值是单方面从社会转移给政府的,因此政府只需为收集和管理费用支付较少的费用,从而实现了无限的收入规模。内部的冲动和机制也可能导致政府规模的扩大和资源的浪费。其次,在支出过程中,政府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组织支出,从而可能无法满足公众对公共物品的消费需求。满足第三,甚至更重要,因为在收支过程中,政府与社会主体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公众不知道他们需要的公共物品的成本是多少,我真的不知道公共部门的总规模应该是多少,所以我不知道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成本应该是多少。我不知道政府是否按照效率最大化的原则安排支出,在此期间是否存在任何财务欺诈行为(吴俊培,1996)。这可能使政府的财政行为完全违背公众的意愿,并导致社会福利的丧失。第四,由于存在“搭便车”和其他负面心理,一些公众不关心政府的行为,这更加有益。政府的专横性;第五,政府在收支过程中主张公共权力。对于一个人或一个组织来说,这种公共权力是不可抗拒的,很难避免政府工作人员的非法活动。从而扰乱了正常分配顺序。

二,依法理财的制度环境

(一)民主与法制环境

在良好的民主条件下,可以形成良好的政治渠道。这种政治渠道可以使优秀人才进入国家机关,使公众能够找到正确,顺利表达思想和意愿的方式方法,克服和减少财务管理的盲目性。更重要的是,在良好的民主条件下,这有利于利益集团和组织的形成,从而可以很好地建设公民社会。在公民社会的条件下,公众不仅可以充分表达思想和意愿,而且可以保持国家与社会之间稳定,健康的关系。这是因为民间社会中有无数的利益集团。通过它们之间的合作和博弈,以及通过对权力机构的影响,权力机构的立法更能体现公众舆论。此外,在强大的社会组织的支持下,当局可以更有效地约束和监督行政和司法机关的活动。此外,由于国家具有公共权力,因此公民社会具有大量的集体权力。这些集体权力的结合也可以更好地平衡国家的公共权力,从而有效地防止公共利益因国家滥用公共权力而受到损害。 [1] [2]下一页




如是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lixiaoxuebao.com/rfg/caitianxiazixun/20200708/946.html
上一篇:纳洛酮脑保护研究现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