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重生
2018-10-29 18:13 作者:宣传处 浏览次数:
东森游戏资讯:

火重生

从1992年的黑色秋天开始,我即将开始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我将背叛旧的我,我将远离过去,我将不再自由地行走,我将不再像飞行一样行走。我的土地和天空,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中,完全倒下和倾斜。

我不再属于过去,我崩溃的身体背叛了我的眼睛和灵魂。我的身体从腰部开始塌陷,然后残忍地扩展到我的腿上,伸长到每一个笨重的脚趾和神经。我的腿枯萎了,憔悴而哭泣,他们再也看不到前方的路,他们就像一对迷路的孩子,伤心地哭着在路上找到家。这种悲剧性的情景让我想起一只风筝在空中飞翔,断裂的线条,滚滚的大海,破碎的群山。

夜深人静的午夜,我睁开一双惊恐的眼睛,我的眼睛只有高高挂在悬崖上,唯一闪烁的路灯。我手里拿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小心翼翼地、犹豫不决地向悬崖爬去。此时,一滴孤注一掷的悲伤的泪水,被润湿了午夜凝重的睫毛。我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我躺在无限的残酷中。我完全明白,老西风已经死了,活着的是另一个残缺、支离破碎的我。我必须明白,我的道路已经破碎,我的天空没有花朵,属于我的生命,只有霜或闪电。我不再和以前一样了,从32岁起,我的健康和光明的生活就被无情的厄运割断了。

我必须重塑我自己,我必须脱去骨替代的再生,我必须把我的头从深深的泥潭中抬起,我必须擦亮唯一次又一次醒来的灯,我会一次又一次地找到我的路,去寻找迷雾般的希望或生命的支点。否则,我就不能像绝地那样生活,否则这不是我的新开始,而是死亡的结束,我心灵的终结,如同灰烬,是哀伤和悲伤的结局。

我不想这么做。我不行。我不能活着,我不能在活着的时候死去!当我在受损的外壳里听到灵魂的哭声时,我脸颊上的泪水变成了热泪,喷出了岩浆。我知道,在午夜的荒原上,我背叛了以前的我,向我说了再见。我已经重生,我走上了在空中展开的道路。在这条危险而刺激的道路上,我将沐浴炼狱的熊熊烈火,忍受颤抖的小米和不人道的肉体的痛苦,我将置身于眩晕或绝望痛苦的闪电中,照亮一座荒废的庄园。我相信这是另一个我,他脱离了平庸者的欢乐和欢乐,开始建造永不沉没的精神之塔。

从现在起,痛苦是我最好的邻居,痛苦是我最好的爱人。我想和轮椅说话,我想和我的床说话,我想和一种无所不在的疾病交谈,我想谈谈命运的改变。我必须尽力说服我的身体和灵魂永远不要回到泥泞和颠簸的旅程。我必须是一个勇敢的盔甲,每一个姿态,每一个呼吸,每一个眼神,在痛苦之上,在山上。那是一只太阳鸟,我亲切地称它为太阳,我的翅膀永远不会在燃烧和升起的太阳中落下。

我不得不做我只能这么做。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没有选择。命运把我逼到了生命的角落,我必须竭尽全力还击,我必须从荆棘深处走一条血淋淋的道路。我再说一遍,我又死了一次。生死对我来说不再是个问题了。

我只想过有尊严、有思想、有同情心和有同情心的生活。我不想像狗一样生活。我不想像僵尸一样生活,我不想喝醉,我不想生活,我不想像星星那样生活,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在秋天的土地上,在倾斜的天空中,在风暴的中心,在无数的风暴中,在我炽热的胸膛里。我将把所有的痛苦编织成一个美丽的思想花环,我将再次起飞,在精神的破碎的翅膀上。我,无论是在轮椅上还是在床上,我都想重生!1450字!




如是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lixiaoxuebao.com/rfg/chuangyezhengce/20181029/248.html
上一篇:曾有一段时间,一片惊愕的云朵上流淌着
下一篇:联合“三寨”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