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条件的思考
2019-01-28 14:11 作者:宣传处 浏览次数:
东森游戏资讯: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与日本模式的主要区别在于它对国际竞争中的比较优势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本文讨论了中国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一些结构性条件,并通过与日本经济增长经验的比较分析了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优缺点。

关键词:经济增长,结构条件,中国,日本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条件的思考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的特点是建立了大量的世界级工厂,吸引外国投资、进出口扩张和快速扩张、。中国企业专注于直接参与全球生产链的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然而,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实现了经济发展的奇迹,但它也创造了以下结构性条件。

、中国经济严重依赖美国市场

中国和美国之间不断增长的贸易不平衡以及美国经常账户的总体赤字给美元带来了强大的贬值压力。据美国商务部称,2007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已达到2562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面临双重风险。一方面,美国将不可避免地对中国施加政治压力,继续寻求人民币升值和开放资本账户。如果我们回应这些需求,中国将不可避免地面临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但是,如果中国无视美国的要求,中美贸易不平衡将进一步扩大,这将不可避免地推动美元危机的爆发。一旦美元危机爆发,严重依赖美国市场的中国经济将受到严重打击。

无论是中美贸易不平衡还是中国因素对美元贬值的压力,它只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而美国本身对两者都负有重大责任。中国可以充分论证它强调美国政府在计算美中贸易方面的不合理性,以及美国对高科技领域的出口限制对贸易不平衡的影响。中国还可以指出,国内储蓄率过低,政府的、公司和个人依赖债务成为美国财政赤字的根本原因。然而,这里的根本问题是,无论谁负责,只有美国的贸易逆差继续扩大,美元危机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只有在美元危机爆发时,中国经济才遭受沉重打击。

按照目前的美元标准,美元(外汇储备的主要货币)背后没有黄金支撑,美国政府债券背后的美国国内储蓄也没有得到支持。这种信贷创造仅由纸币而不是黄金支撑,往往导致全球信贷泡沫,其特点是经济过热和资产价格暴涨。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美国经常账户累计亏损3万亿美元。当3万亿美元的货币进入一个与美国有贸易顺差的国家的银行系统时,这些国家开始创造泡沫的过程。商业银行已开始疯狂扩大信贷,经济从未如此繁荣,股票和房地产市场价格和企业利润都大幅上涨。由于每个行业都可以获得低息贷款,因此他们建立了过剩的生产能力。当投资和经济增长异常加速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资产价格泡沫。自2005年7月人民币持续升值以来,中国基于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大大减少。在独立研发能力和自主品牌的基础上,中国仍然没有与日本相同的国际竞争力。中国是否应该继续依靠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参与国际竞争,并等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涨或从现在开始转向自主研发能力以及自主品牌。比较优势转移。在人民币不断升值的过程中,除廉价劳动力外,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具有比较优势。这将直接决定中国今天是日本还是今天的墨西哥。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当两个国际金融订单面临危机时,日本未能应对该国面临的挑战。第一次是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当时,美国贸易逆差大幅增加,美元必须贬值才能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日本坚决拒绝升值日元,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尽管日本经济学家一致认为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固定汇率是战后日本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因素,但日本不愿意为维持这一体系的生存做出任何努力。第二次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日本积极响应美国的要求而没有做好准备,结果是日本经济出现泡沫,并在泡沫破裂后陷入长期停滞状态。

2、以廉价劳动力为基础吸引外资的模式

在贸易方面取得重大进展的世界工厂模式使中国过早地与其他国家在能源和资源方面发生冲突,被认为是在其他国家剥夺就业机会。积极吸引外资的结果是跨国公司在中国设厂,甚至建立了地区总部。世界工厂的崛起在国际政治经济中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为了维持世界工厂的运营,中国将不可避免地需要一个符合其生产规模的世界级供应和营销部门,使用大量的能源、原材料和设备。虽然这会增加其他国家的就业机会,但也会加剧中国与许多其他国家之间的经济摩擦和冲突。这并不是说中国不应该发展,也不是说中国不应该与其他国家竞争能源和资源,而是中国应该考虑资源的比例来获益,并考虑如何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更高水平的发展。能源资源竞争水平。或者,相反,在追求一定程度的发展时,如何减少与其他国家在能源方面的冲突。

从一次能源消费构成的角度来看,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主要是石油。相比之下,中国仍然以煤炭为主,煤炭消费占总量的70%,而石油消费量仅为20%左右。即便如此,2007年中国的石油消费量达到3.68亿吨(占世界的9.3%),远远超过日本的2.29亿吨(占世界的5.8%)。在1997年至2007年的十年间,世界石油消费增长的约三分之一是由于中国对原油的需求不断增长。中国曾经是石油出口国。然而,随着国内需求的增加,它在1993年从石油出口国转变为石油进口国。从那时起,中国的净进口量继续增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发布的报关统计,2007年中国原油和石油产品进口总量为1.97亿吨,扣除出口量后的净进口量为1.78亿吨。再加上原油价格飙升,2007年贸易逆差超过850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6%。在世界石油市场,中国即将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

在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日本对其产业结构进行了巨大调整,从资源消耗钢铁、转向造船和化学品转向资源节约型家用电器和汽车。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以制造业和加工业为重点,在国际能源条件恶化的情况下,必将面临巨大的增长瓶颈。

三个、外贸依存度过高

中国大规模发展世界工厂模式,大大增加了对外贸易的依赖,大大增加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国际市场风险。直接受中国低成本劳动力作为比较优势的影响、吸引外资作为建立全球发展模式、的手段,近年来中国对外贸易的依赖程度急剧上升,2002年约为50%,中国的2007年外汇贸易依存度已上升至70%以上。如此高的外贸依赖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一旦国际市场经历了风风雨雨,中国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受到严重影响。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结构性条件的思考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迅速蔓延至全球。危机仍在深化已有一年。次贷危机与此前危机的最大区别在于次级抵押贷款危机、涉及的广泛金融机构对金融市场产生了深远影响。、给市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

次贷危机对中国对外贸易的影响非常显着。次贷危机导致美国进口需求下降,美国政府应对危机导致美元大幅贬值,严重恶化了中国出口业的外部环境。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趋势不会改变,升值幅度超过12%。中国政府正在积极调整外贸政策,包括降低出口退税率。、征收出口关税。、取消了某些高污染和低附加值产品的出口。

中国国内资源价格、劳动力价格和污染成本上升削弱了出口企业的利润空间。 2008年上半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在2007年没有继续强劲增长,甚至绝对数量下降。日本一直将外贸依赖度保持在较低水平。有人会说,与处于类似发展阶段的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对外贸易的依赖程度并不高。关键是中国与其他国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小国的经济总量也很小,小国的世界工厂对国际经济的影响不同于中国。当日本和东亚猛虎组织在冷战期间鼓励出口时,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它们很少被认为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他们今天不会受到中国的压力。、的政治稳定与经济结构升级之间的矛盾

与日本经济增长模型相比,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在处理政治稳定与经济结构升级之间的矛盾时采取相反的方式。这种以牺牲政治稳定为代价进行经济结构升级的做法微不足道。政治风险。日本长期以来一直把稳定作为优先事项。尽管日本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面临着来自外部经济环境的一系列挑战,但它始终坚持稳定,尤其是对就业有直接影响的农业和零售业的保护。当然,日本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然而,尽管日本经济长期停滞不前,但其政治和社会稳定仍然不变。中国已经为改善经济结构做出了精明的努力。中国经济不仅在开放性方面远远落后于日本经济,而且在经济结构中迅速追求低技术产业的技术产业和高科技产业,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与此同时,中国在社会保障方面的努力远远低于日本。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下岗职工问题和城乡地区不平等加剧已成为社会和政治不稳定的一个因素。

以廉价劳动力作为比较优势的增长模型必须以低工资为基础。如果不对这种增长模式进行调整,将严重制约长期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开放。中国在社会保障方面落后的原因是收入不平等太大,财富集中在少数民族。这种不平等分配的后果是国内需求疲软。国内需求疲软不仅导致通货紧缩,而且使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相对较低,这使得对贸易的依赖程度过大。

伴随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上述结构性条件如果在更深层次上进行合并或互动,可能会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构成严峻挑战。这种以廉价劳动力为基础的比较优势吸引了外国投资者。大金津维持的世界工厂模式不仅增加了中国经济在国际金融和能源方面的风险,也削弱了中国经济对外界的抵抗力。能够震撼和埋葬政治不稳定的根源。尽管日本过去曾依赖美国市场,但就外国资本利用而言,其风险远低于今天的中国。 20世纪80年代,日本在能源方面成功地减少了对石油的依赖。日本的经济发展模式从未见过中国目前过度的外贸依存率与政治稳定和经济结构升级之间的矛盾。日本经济增长模式的国内风险远小于中国模式,无论是抵制外贸依赖率和与社会保护密切相关的政治稳定所代表的外部冲击。引用

[1] richarddunken.thedollarcrisiscauses,后果,cures.singaporejohnwiley父子,2003。

[2] japanandchinacooperation,请愿,andconflict.hanns-guntherhilpert,renehaak,may2002。

[3] BP,bpstatisticalreviewofworldenergy,2008年6月。

[4] Yuko Kazumi。日本经济的结构变化和经济周期。东京大学新闻发布会,2007年,07。




如是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lixiaoxuebao.com/rfg/gongsidongtai/20190128/429.html
上一篇:东森游戏平台:从管理法律地位看劳动合同的立法调整
下一篇:企业合并的税收原则与税收政策的调整